当前位置: 主页 > 救世报 > 内容

热门内容

金华新闻网

时间:2017-09-27 00: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她24岁升任医院副院长,正处事业上升期的她后来随丈夫双双留学日本,学成回国后又和丈夫一起各自在找到了满意的工作。如今,她已是一位颇有名望的中医师,每天找她看病的人排成了长队。 她的丈夫不是别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国际知名物理学家、科技大学教授汤子康,他在纳米碳管和氧化锌纳米薄膜作出的突出贡献,被列为2002年世界最有影响的十大科技之一;她叫朱丹,外表纤弱,内心却蕴藏着极强的事业心,丝毫不亚于她的名人丈夫。朱丹求职10余年,正是中医发展从不被承认到最终取得地位的时间,作为其中的亲历者和推动者,朱丹一走来,有无奈,有艰辛,也有震撼和激励,她的身上折射出中医从业人员,尤其是内地到发展的中医师执著、顽强、不屈的。正是许许多多像朱丹这样的中医师的默默推动,中医在才不会最终到仅仅是一味煲汤的药。 朱丹和汤子康都是武义人。她23岁毕业于青海医学院中医系后,被分配到老家武义桐琴区中心医院工作。由于业务拔尖,参加工作仅仅一年就被提拔为副院长。年纪轻轻领导岗位,朱丹的前途在很多人看来铺满了红地毯,可好强的她哪甘心安于现状。为了给自己充电,正处事业上升期的朱丹先是到上海大学工作一年多,后又随丈夫一起赴日本留学。 “我和鲁迅还是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留学呢。”日本是继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之后日本第三所国立大学。100年前,心怀救世报国思想的鲁迅东渡日本,进入学习的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就是如今的日本医学院,也就是朱丹留学深造的高校。在日本,朱丹不但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日语,专业上也突飞猛进。 1994年,科技大学面向世界招聘科技精英,汤子康以“突出人才”被从日本引进至科技大学物理系任教,已为人母的朱丹也就跟着来到了。 “1997年回归前,港英根本不承认中医的地位。中医在化完全是回归以后的事。”初到的朱丹由于不会讲广东话,找工作受,只能到日本人开的一家公司做个“厂医”,为日本驻港工作人员把把脉,看看舌苔,外兼卖药什么的。 “这种医生不是很正规,可我能有什么办法?”专业不对口、身份的巨大落差、大的压抑,朱情的可想而知,就在这家日本公司里,朱丹一干就是6年。 日历翻到21世纪,当中医在趁回归飘扬的五星红旗迎来柳暗花明之际,朱丹也盼来了自己事业的春天。 2000年,朱丹离开日本公司,经招考进入特区中医院有限公司工作。这是一家私人医院,虽然当时仍没有承认中医的地位,但大已逐渐有所改善。2001年5月,如果不是一个同事偶尔提起东华医院面向全港招聘中医师的消息,朱丹也许会在特区中医院有限公司一直待下去。 东华医院是开埠以来历史最悠久的三大医院之一,也是中医史上最具规模的一家医院,由医院管理局管理的公立医院,人才济济,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朱丹找到当天刊登招聘启事的《》,仔细比对条件后决定试一试。报名者数以千计,经过筛选,从中挑出20多人参加笔试。笔试分基础、临床两大块,共有100题,朱丹答得很轻松,以出色的成绩成为7名候选人中的一员,赴广东省中医院参加临床考试。 最后一关是面试,什么问题都问,如“进了医院后想看什么专科,开展什么研究”等等。准备充分的朱丹以扎实的中医知识得以通过。2002年下半年,朱丹终于如愿成为两名幸运儿之一,在东华医院任中医师至今。 去年,朱丹参加中医学会的一次活动,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医师看到后问:“你是不是朱丹?”朱丹点点头。 “还记不记得我?”“不记得。”朱丹摇摇头。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男医师就是5年前中医药管理局负责中医执业师面试的两名主考官中的一个。他夸道:“这么多人,你回答问题最全面。” 朱丹颇为,不仅因为自己的表现,而是在事隔多年后,主考官还能记得一名普通考生的。 2001~2003年,开始以过渡表列的形式审核注册中医师,标志着中医在的地位化。“在这以前,人普遍对中医了解不多。他们只知道中医能治感冒,至今还有人管中药叫凉茶。”朱丹进入东华医院一年后,2003年12月1日,东华医院-大学中医药临床教研中心成为医院管理局全港第一家合作的中医门诊,和朱丹一起坐堂门诊的都是从内地请来的国内一流专家。 “我当然有压力了。专家中数我年纪最小,他们都是父母亲一辈的人,有的年纪足足比我大二三十岁。像门诊时坐我旁边的刘教授,是现任全国中医学会妇科学会会长;还有第一届全国医结合肿瘤学会会长,多厉害啊!”做医生最怕没病人,朱丹靠着自己的努力,从刚来时每天七八个病人慢慢增加,一年后很快稳定在每天三四十个病人。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东华医院有个朱医生“医术高”、“态度好”,找她看病的人越来越多。 有个60岁的老太太慕名找朱丹看病,说自己头晕、失眠,心跳每分钟只有40多次。朱丹仔仔细细看了以后,马上说:“你要去看急诊。”老太太来到玛丽医院看急诊,第一天医生不收,第二天去了,医生还是不收,安慰说:“婆婆,你没事。” “我有事。”老太太朱丹的判断。 “东华医院的朱丹中医师。”医生不敢马虎,连忙做24小时动态心电图检查,这一查吓了一跳。医生惊讶地发现,老太太的心脏竟然有五秒钟停顿。医生3天后就为老太太实施手术,安装了心脏起搏器。 两个月后,老太太向玛丽医院的主刀医生感谢救命之恩,主刀医生风趣地说:“不是我救了你,是朱丹中医师救了你。她比我厉害,我只是手术刀厉害而已,你一定要多谢她。” 去年,一位70多岁教唱歌的邱老伯找到朱丹,朱丹看到他脚肿,并发现肚子里有水,劝说:“不要来看我。” “我是慕名而来的。”老伯颇为委屈。 “你的病不一样,应该马上看急诊。”朱丹耐心地说。 老伯走后,有段时间没有音讯,却陆续来了他的4个学生,并指名要看“朱医生”。原来,老伯看了急诊,很快被确诊为淋巴癌腹水,由于诊断及时,经过化疗治疗,现在恢复得很好。让他懊恼的是,之前看了4个西医却没有一个提醒他要看急诊;他非常感谢朱丹,夸她“有医术,有医德”,救了他的命。4个学生就是经他介绍才慕名找上门的。 找朱丹看病的人每天排成了长队,朱丹忙得几乎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约好采访的当天,中午1点半朱丹才吃中饭,晚上8点才吃晚饭,朱丹边吃盒饭边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她说,普遍西医不接受中医,即使现在中医取得地位,中医仍不能干预西医治疗,中医师甚至不能看病人的西医病历。 “人对中医了解得太少了,我尽己所能帮病人看好病,扩大中医影响的同时,也不失时机地向人普及一些基本的中医常识。我告诉他们,中医不仅能治感冒,也能治病。人来看中医,问得最多的往往是用什么中药煲汤?我总是劝他们,煲汤是治不好病的,中医的功效绝不仅仅是煲汤……”朱丹高兴地看到,在她和同仁们一致努力下,中医在的地位正逐步得到提高,的许多西医已不再中医了。 看病、带学生、科研,朱丹说,自己在东华医院做中医师就是这三个目的。三个目的殊途同归,都是为了提高中医的地位,扩大中医的影响。 大学是高校中学术排名最高的大学,尤以医学院最受瞩目,毕业的最优秀中学生报考大学时成都会首选大学医学院。一代伟人孙中山是大学最早的一位校友,医学院刚成立时第一批学生只有两位,其中一位就是孙中山。朱丹是第一位到大学医学院上课的中医师,迄今已持续5年。 “学生们很喜欢听我的课,到下课时间了都不肯走。”朱丹总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学习方法、治疗经验教给他们。在她看来,他们就是明天的希望。 国际上现在比较流行循证医学(其含义为:有目的、正确地运用现有最好的科学依据来指导每位病人的治疗),中医的治疗也要经得起西医的检验。一年前,国际腹膜透析学会、大学东华医院肾内科主管、内科学院卢维基院士特地找到朱丹,表达了医合作的愿望,双方共同致力于腹膜透析的研究。 “能和卢医生合作,我觉得非常荣幸,这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一种肯定。作为合作条件,卢医生要求我要了解他的病人,这对我来说完全是个新课题。这个合作要面对许多困难,但是我充满信心。医结合能优势互补。为了中医药规范化,有必要做医结合的临床研究。我以为,我们这一代人要尽承前启后的责任,让中医发扬光大。”朱丹就这样由中医涉足医结合的领域。作为肾病中医治疗方面的专家,朱丹应邀多次为报刊写稿,为病人答疑解惑。 和许多病人一样,当奇迹出现病人,朱丹也会时常感叹中医的神奇,“有时候神奇得自己都难以置信”。也许后来的中医师将再也难以体会中医难以与人说的尴尬,但中医所提倡的悬壶济世的,在几千年后,界的每一个角落,依然会闪耀着先辈们智慧的。

相关推荐